• 3
  • 2
  • 1
当前位置: > 政法动态 > > 政法动态

近代中国首次股灾:银根吃紧致股价暴跌

发布时间: 2021-06-18 02:01  浏览数: 

  司马迁之《货殖列传》为专事“货殖之利”者作传,开民生日用之事入史之鸿蒙。中国现代实业自晚清开始蹒跚起步,在蛮荒中艰难生长。考察晚清至民国时期的商海风华,能为我们提供观察这一时期社会的重要视角。从本周起,本报将陆续推出“百年货殖传”系列,用通俗的方式叙述近代以来的商业往事及风云人物,呈现历史细节,借此一窥近世中国的一个侧面。

  滚烫的上海股市

  晚清上海股票买卖源于华商对洋行股票的认购。1872年轮船招商局创立,成为第一家发行股票的中国企业。四年后,开平煤矿也向社会募股。继之,上海机器织布局、天津电报局、平泉铜矿、荆门煤铁矿等企业陆续创立,均在上海等通商口岸募集资本,其股票也在市面交易,上海华股市场渐成滥觞。

  1882年6月9日,招商局面额100两的股票,市场价已上涨为247.5两,至同年10月12日,更升至267两。开平煤矿自1881年出煤后,股票市价增长更快。至同年6月9日,原价100两的股票市价已涨为240两。轮船招商局、开平煤矿股票价格的不断上涨,带动了民众购买华股的积极性,各怀立地致富之心,斥资购股,趋之若鹜,凡是公司股票,莫不视为奇货可居。

  股市的火热,为洋务民用企业的融资带来了便利。成立较早的企业不仅募足了股本,而且不失时机地进行了扩股。轮船招商局1872年创办之时所定招股100万两的计划,至1882年圆满完成。本年10月,该局召开股东代表会议,决定扩资100万两。

  开平煤矿至1882年3月,在上海等地也已招集了百万资本。上海机器织布局原拟集股40万两,分作4000股,因附股者实在太多,公司只好加收1000股。但未过多久,扩招额度亦已超过,而希望认股者犹大有人在,该局不得不于1882年5月18日登报声明停止募股。

  上海股市在1882年的日兴月盛,标志着中国企业时来运转。一时间上海“公司”林立,各类矿局尤占多数,包括鹤峰铜矿、施宜铜矿、承德三山银矿、顺德铜矿、徐州利国驿煤铁矿、长乐铜矿、金州煤矿、池州煤矿、荆门煤铁矿和峄县煤矿等,矿业股票也深受股民追捧。如三山银矿创办人李文耀于1882年11月至上海物色帮办矿务人选,本无招股计划。没想到抵沪后,股民闻悉,蜂拥而来,定欲附股。李文耀只得“勉强从众”,暂收创办银20万两。顺德铜矿于1882年时亦处于勘察阶段,总经理宋吉堂路经上海时,见商界购股之风大兴,遂禀请李鸿章批准,开始集股。

  银根吃紧导致股价暴跌

  因股票供不应求,各企业在上海所设股票发行点也就格外显赫。时人以矿局为例记述:募股者在上海租赁房屋,高竖门牌,大书“某某矿务局”字样,规模宏敞;门前则轿马联翩,“堂上一呼,阶下百诺,意气之盛,可谓壮哉”。不过,公司表面的宏大气象同其经营成效没有联系。据时人披露,这些门面华丽的矿局,至于何处开矿,多“事无征兆”;所谓业务“不过买得山地几亩……无非为掩耳盗铃之计”。但是,购股者则很少过问这些,他们专注于买卖股票。

  买卖股票的即得利润,使上海股市吸引了大量社会资金。一时间,上海市面但有些头脸者,莫非公司股东;本无巨资的小商小贩亦不惜东挪西借,争购股票,以图厚利。由于股票市场积聚了大量流通资金,加上其他因素的影响,上海银根渐紧。

  1882年底,上海各钱庄提前结账,那些贷款“炒”股者受到催逼,不得不售股还款,于是股票市场供大于求,各股无不跌价。1883年初,上海金嘉记丝栈倒闭,牵连20余家商号。钱庄受累不轻,于是纷纷收缩营业。加之受法军侵占越南河内、直窥云南,而清政府和战不定的影响,商民投资信心不足,其胆小者早将现银陆续收回。在此情况下,上海市面各股票价格长跌不止。至1883年底,各股票中价格最高的也仅为60余两,最低的只有10余两。

  进入1884年,受中法马尾海战的影响,上海市面更坏。因股价大落而引发的股票纠纷也大量涌现,上海县署和英、法租界公堂案牍山积。社会上对股票谣诼纷传,有股之人皆畏葸悚惧。市面股票有卖无买,持续落价。至本年底,金州煤矿徘徊于50两左右,轮船招商局维持在40两附近,开平煤矿大致为30两,鹤峰铜矿、仁和保险公司、平泉铜矿等企业股价仅为20两左右,池州煤矿和三山银矿股票只有几两,而长乐铜矿、荆门煤铁矿、徐州利国驿煤铁矿等股票则早已在市场上消失。至此,一度日兴月盛的上海股市冷落至极点。

  上海股市的骤然低落,直接影响到洋务民用企业的经营运作。如上海机器织布局在所收35.3万两股本中,有14.3万两借给股民炒股,股市崩溃之后,股民破产,加上其他方面的资金损失,使该局的资金链条骤然断裂,企业筹建工作不得不停顿。面额100两的股票,市价折减为10余两,“不但有股诸人不胜恨恨,即局外旁观者亦未尝不深为之扼腕也”。作为该局创办人之一的经元善深感汗颜,从此退出实业界,因为他觉得“愧对同胞”。

  徐州利国驿煤铁矿招股之时,认股之数已远远溢出原定总额,该矿创办人感到开办资金确有把握,不致虚悬,认为与其把钱收集过来闲置,还得担负股息,不若随用随收,较为合算,所以决定先收三分之一的股本,以作开采准备。后来,当该矿需资日多,正欲向认股者催收股款,以冀接济时,不料市面日非,从前的认股者为时势所累,转输维艰,使该矿一下子陷入山穷水尽的境地。

  商民谈股色变

  从长远来讲,上海股市风潮直接影响了民众对公司制度和股票市场的信任和信心。股票投资的惨痛损失,使民众对公司、股票遍生恐惧之感。乃至“人皆视集股为畏途”,言及公司、股票,竟“有谈虎色变之势”。对民众投资心态的打击,尤以矿务股票为甚。当时市面所见,矿股居多。股市兴盛之时,民众只管购股,不问矿局营业状况。及至后来,才发现多数矿局的筹建工作尚且一无头绪,于是大呼上当受骗。

  商民对于公司、股份的恐惧、厌恶心态,对洋务民用企业此后的募股集资产生了很大的不利影响。时人称:商民因有前车之鉴,难免因噎而废食,乃致“公司”二字,“为人所厌闻”,“公司股份之法遂不复行”。凡有企业招股,商民惴然惶悚,担心“以公司为虚名,以股份为骗术”,乃至有巨款厚资者也发誓不买公司股票。矿务企业的募股就更为困难了,商民“一言及集股开矿,几同于惊弓之鸟”。19世纪80年代中期,清政府民用工矿企业的创办基本上处于一个波谷阶段,这同上海股市风潮对民众经济能力的重创和投资心态的打击不无关系。

  经历了股市风潮的冲击之后,洋务民用企业自身的弊端也得到暴露,不少人经过深入反思,对洋务民用企业的机制与管理提出了检讨。经过了上海首次股市风潮之后,民众的投资理念也受到时人检讨:股票这一“良法美意”之所以演变为“市面之累”,主要原因在于商民秉持非理性投资心态,导致股市骤然变动,无端而长价,无端而跌价,纷纷攘攘,莫可究诘。

上一篇:近代中国第一盏电灯由美国传教士点亮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0-2015 www.yxzfw.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登的政法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游仙法律综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游仙法律综合网